京沈主路上的狗狗

早上上班的时候在京沈主路上看到一只被车压死的狗狗…只能看得出是一只黑白花的个子不大的狗狗,其余已经面目全非了。只是那么一瞬间从我面前闪过的画面,却让我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一天了,那个惨痛的画面还在我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我已经不想去细究到底这只狗狗是怎么跑到京沈主路上的,全封闭的路上,怎么会有一只狗狗出现在离出口和入口如此都远的一个地方,还是路的正中间。我宁愿去想他是深夜的时候误闯到了路上。如果说有人恶意将他遗弃在这里,我想我会痛恨自己也和那些人是同类的。
不想再去说什么要对宠物负责,要有爱心的陈词滥调。我想看我blog的朋友都不会那么做,而那么做的人,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感化过来的。我只是想,我能保证我一辈子不会让翔翔遭受这种命运,但对于别的狗狗呢?对于那么多流浪在外的狗狗呢?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曾经和一个同事说过去张吕萍的小动物救助中心去看那些被遗弃的小动物,给那里干点活,给猫猫狗狗捐点吃的。那个同事一脸的不理解与冷淡,你怎么不去关心关心人?残疾的孩子呢?我不愿意和她多说,即使告诉她我和我们家也不止一次地为遭受不幸的孩子和他们的家,还有家境贫寒的五胞胎家捐款捐物,她也还会说那还有那么多没得到捐助的人呢,哪里就轮到小动物了?只是到今天我也没见过住着豪宅,惦记着好车的她给过任何人无偿的帮助。即使有天她也养了狗,她在乎的也只是品种和身价,那是她的门面,是用来填补她空虚的时间,而不会是她心头的爱。也许对人关爱的人并不一定喜爱小动物,但至少不会虐待。而对小动物都怀有爱心的人却一定对人也是保有一颗真挚的心的。
?忽然想起了特丽莎嬷嬷,年迈的时候得过诺贝尔和平奖,无数的国家元首,政要,富商给过她大笔的捐助,她只是穿着一双凉鞋,一件布衣,今天自己洗了明天再穿,没有任何再多的物质上的需要。所有的资源都用来帮助贫困的人。我见过她的照片,其貌不扬的老嬷嬷,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满足而美丽。相比起来,我只是个偶有善念的俗人,当我惦记一个名牌包包的时候,我对物质的需要就会放大,我的善念也就丢了…我努力的目标只是让我和我身边那一小圈的亲人能过得更好。我总以外,对人对事没有恶意便够了,我总以自己力量的渺小作为不能为别人奉献的的借口。我身体例行的也只有定期献血和期待哪一天能找到和我配型成功的白血病患者来救助他。但真正的善良不应该是这样的。昨晚读圣经,耶稣说,天上的鸟儿每天不愁吃喝,主养活它们,难道你在主心中不比鸟儿重要么?为什么要为吃喝担忧?天野里的百合不愁穿戴,所罗门王全盛时也比不上百合的美丽,你又何苦为穿戴担忧?我要忏悔自己对物质的过高要求,多帮助身边的人。让主保佑众人还有可怜的小动物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